您现在的位置是在:首页 < 声雅动态 <

【声雅志】25周年背后的努力

发布时间:2016-07-07  

舞、京华、湖山、凯歌、红灯、牡丹喇叭、迪波、上海飞乐、One、雄鹰功放、万宝、南鲸喇叭、珠江喇叭、玄度音箱、畅丽、先驱功放、新德克至高功放、新声……这些曾经的国产音响英雄们,如今安在?又有多少发烧友们还记得当时的辉煌?即便是目前被认为是国产音响排名靠前的斯巴克、声雅、山灵、钟神、凤之声、天逸、德颂、琴谱、八达、惠威、金瑯、杰作、君悦、美之声、何氏、原音、唐颂等等,又有几个品牌还是坚持努力,向前创新的?


这篇文章是介绍中山声雅音响25年来的奋斗历程,以及他们未来成长的展望,但是我想用另一种方式来提醒大家,国产HiFi音响目前面临何种窘境,对比之下我们更能体验稳扎稳打,一直默默耕耘的声雅公司其难能可贵之处。




中国音响企业的陈疴

中山声雅音响1991年在中山小榄创立,中山市小榄镇曾被中国音响工业协会授予“中国电子音响行业产业基地”称号,这是小榄继被授予“中国五金制品产业基地”称号之后,特色产业群优势的又一次凸现。最风光的时候,小榄镇拥有音响企业30多家,包括爱浪、威莱、威发、雅佳、名氏风、声雅、国光等国内知名品牌,并聚集了DVD、激光头、数字音频高科技企业10多家,还有扬声器、线路板等配套企业150多家,年销售额超过数十亿元,有30多家企业的产品出口国外市场。而与声雅音响同时期创业的国产品牌,像是1988年成立的佛山八达、深圳山灵;1991年在珠海成立的惠威音响;1992年凌君彦把原本从事音响灯光工程设计与制造的成都信达音响灯光设备厂改成新德克音响;1993年在台山成立的钟神音响;1993年由中国航空技术珠海有限公司投资建立的斯巴克;广州琴谱电子厂成立于1998年;1999年成立的广州天逸电子有限公司,也都有过声势显赫的好日子。


这么看起来,中国的HiFi音响事业起步并不晚,国外能够超过25年而不换经营者的音响品牌也不过就达尼Dali、贵丰Gryphon等极少数,我们熟悉的麦景图、JBL、丹拿、B&W,老板都不晓得换了几次。中国同样有历史悠久的音响厂,譬如北京797音响,前身是北京第一无线电器材厂,解放前就生产音响器材;四川湖山音响成立于1969年,其实在69年之前就已经有湖山工厂在研制音响;广州国光电声总厂从1951年开始生产扬声器。据行业人士网上透露,“这只是重组时间,也就是解放后公司整合后重新挂牌生产的时间,其实在解放前,他们就已经在生产音响设备了。所以国外知名品牌起步时间并不比我们早,一些昂贵的Hi-End品牌甚至比我们起步要晚,但这些高端品牌分工细致,他们虽掌握尖端技术,却一直把心思放在研发同类产品上,而不是产品遍地开花。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HiFi音响厂商什么产品都生产,最后几乎什么都做不好,不够专精。中国音响企业普遍没有摆脱跟风的毛病,哪种产品利润高就把资源投向哪里,国外企业将品质看得高于数量和效益,国内厂家恰好相反,多注重利润和数量而轻视品质。再加上中国廉价劳动力让企业靠着OEM代工赚足了相对优势带来的利润,习惯了代工就会对提高技术失去激情,更难以坚定专精生产产品的信心,随之而来的就是遍地的山寨产品和鱼目混杂的市场,企业丧失了质量优势后行业整体利润更因价格战被拉低。


音响生产大国,却非强国

在这里我们所说的音响器材主要是指家庭用的Hi-Fi音响,家庭影院系统,其他如公共场合、会议和娱乐用的扩声系统、通信和计算机中的声音设备、录音用的调音台等等所谓的专业音响,现在中国无疑是世界第一生产大国。在官方的资料中,中国音响产业是从1979年生产录音机开始起步的,当时不仅规模较小(当年产量仅为10.5万台),品种单一,在技术、质量上更无法与国外产品竞争。在改革开放方针的指引下,全行业发奋图强,三十几年来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步与发展。鼎盛时期,中国专业音响生产商超过4000家,2015年行业市场规模将近500亿元。但是他们与家用音响行业遇上类似的困难,例如人才的匮乏制约管理的提升和技术的发展,在音响行业想找博士、硕士和海归经理的专业人员是多么不容易。同时国内专业音响能够熟练去阅读英文资料和与国外专家去沟通和交流的人少之又少,缺少这种具有全球对话和沟通能力的人才,更是国产专业音响领域的硬伤。此外,国产专业音响的技术缺陷主要表现在对国外产品的抄袭,外观可以做得一模一样,工艺也可以越做越好,但产品的核心技术始终掌握在别人的手中。虽然三基、音王、锐丰、迪士普等国内领先品牌企业也在每年的销售额中,拿出一部分作为研发和人才引进,但和国际品牌拿出销售额8%-12%作为研发投入相比,仍是微不足道。


在家庭用Hi-Fi音响领域,中国也出现过壮观场面,电子管功放的生产量,到目前仍是世界第一。与此同时,国内市场依然存在爱浪、奇声、步步高、丽声CAV这类坑爹的音响产品。一方面二三线城市有广大民智未开的消费者,另一方面我们的土豪消费者不断创造奇迹。网上偶而出现的大佬们早已不动声色、低调地完成他们的音响梦,他们有四层楼的个人工作室,有与央视比肩的专业音视频器材设施,有职业大厨料理的炸酱面餐厅及音视频档案室。在京城的一个大微信群,某成员发一组照片:“不小心扣了个棚”,我以为是绿色蔬菜大棚,错了,是超级录音棚。放眼皆是少见的顶级专业器材,真力起码是1036、8351,话筒、声卡都是英美大牌,上百万的数字调音台,还雇个传媒大学录音工程系的学子,给明星玩玩唱歌。他们反而认为在家里摆套家用Hi-End音响不够档次,玩高档就要玩到专业顶级,这是那些房产、资金满盈不知如何消费,又想附庸风雅的大佬们新音响消费理念。处在这种二极分化严重的环境中,国产Hi-Fi音响何去何从的确令人担忧。


声雅声如其人

根据官网上介绍,声雅科技有限公司 (前身是声雅音响器材厂),位于珠三角经济发达腹地的广东省中山市小榄镇,彼邻广州、澳门、香港等地,水陆交通方便。声雅成立以来一直以振兴民族工业,弘扬国产音响为已任,致力于各类型音响产品开发及生产,音响产品有Hi-Fi功放机、激光唱机、家庭影院、微型组合、汽车功放,电脑功放音箱,累计有50多种型号,产品种类众多。声雅人一直以市场主导与科研技术相结合,所有产品都以典雅的造型,优美的音色,精雕细琢的工艺,赢得了广大音响爱好者的厚爱,生产出被誉为“令国人骄傲自豪的功放”,从第一代合并机VL-250起已远销世界各地,获得外籍权威人士的高度赞扬,被德国《Stereo play》权威音响杂志评为欧洲地区畅销的音响产品,是国产音响企业的中坚力量。声雅人坚定地走过了风风雨雨的二十多年,目前拥有一万多平方米的现代化厂区,200多名的员工,先进科学管理制度和生产设备,完善的销售网络与售后服务制度,高素质的设计团队,声雅人有信心,有能力,为振兴民族音响事业发展谱写二十一世纪的新乐章! 




在官方说法的后面,是声雅负责人何焯坚的坚持。与何先生多年来相交,他始终是悠闲简朴的衣着,一脸从容淡定的微笑。身为中山市音响音乐爱好者协会会长的何焯坚,平常非常低调,但他热爱的音响行业却是执着不悔。何焯坚说,他早在中学时代就对无线电感兴趣,也喜欢拆解线路板,研究小电器。毕业工作后,他看到杂志上田寿宇(音响界的老前辈)介绍胆机的文章,便忽发奇想也要做一台。他借鉴杂志上的电路图,采购了各种零部件,几经反复研制改良,他终于制成一台纯电子管胆机。朋友们试听过胆机的音色后都惊喜万分,其中有人鼓励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应该把它公诸同好,于是何焯坚带着他的胆机投入商海中。1991年5月,何焯坚与人合伙创立了声雅音响公司,发布了自主品牌的电子管功放,推出了国内第一台发烧级分体式胆机AB-32,也就是这套胆机奠定了声雅日后以Hi-Fi器材为主的产品路线。金灿灿的金属面板与旋钮,黑色金属机盒上兀立着几只亮着橙色光点的玻璃壳电子管,褒热的胆机配上英国进口音箱,播放小提琴的弦乐,散发着发烧友感觉到的丝丝温暖松香味。播发蔡琴的歌曲,细微的呼吸声,甜美音色的女中音仿佛在耳边飘过,如歌者站于面前唱着动人心扉的情歌。


他们把胆机搬入当时省城广州最繁华的南方大厦商场,陈列在临街的影音商品大橱窗中,定价近六千,同时还在报纸上大做广告,此举轰动一时,引起了音响业内外人士的关注。田寿宇先生还在一批业内名人的陪同下,专门到中山探访他这位素味谋面的学生,看看这个乡镇小厂为何能生产出如此“出位”的胆机。但由于一台胆机要五、六千元的“天价”,当时的市场承受能力有限,销售量平平。之后一些问题也开始陆续出现,由于当时大功率电子管的稳定性差,易损而且价高,对用家造成了胆机好听不好用的感觉。由于销售欠佳与维修费用升高,工厂的财政出现危机。一番思考之后,何焯坚果断停掉纯胆机功放生产,研发出前级用电子管后级改用晶体管的平价功放VL-250,该机既保留了音响爱好者受听的胆味,又避免了使用大功率电子管质量不稳定的后顾之忧,可靠耐用价格又相对低廉。这种“前胆后石”功放一推出便大受欢迎,田老试听过后在杂志上发表题为《敢与力士比高低》的文章盛赞VL-250,市场反应更加热烈,使产品的销量推向高峰。之后声雅还推出了改良型的VL-260,以及前后级分体式功放的LS-1/D-150,并开始出口国外。



成功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93、94年间,出现了一批VL-250功放因其中的一只电子管耦合电容被击穿的故障,而另一批VL-260机出现环牛短路故障,究起原因是一个零件供应商提供的一批耐压不足的电容,和外购环牛的内部绝缘不合格所造成。于是声雅急忙召回这些产品予以更换。这次召回给声雅造成的损失不小,痛定思痛,声雅决心要把好原材料的质量关,首先从进货渠道人手,不再从市场采购,直接从生产厂或总代理商入货。二是狠抓原材料的检测,花重金购入各种检测仪器,所有的零件都要经过严格检测和筛选方可上生产线。经此一役,声雅不仅挽回了声誉,还为以后生产质量可靠、一致性好的产品打下坚实基础。1996年另一款前后级分体式功放SA-31/SP-331面世,与之前的设计不同,电子管不是用作前级放大,而是用在差分级电路上,是一种纯直流化的“胆石混合”功放电路,因为受到广大发烧友的热烈追捧,成了声雅的又一款长寿产品。声雅根据市场的不同需求,开始走多元化道路,推出纯晶体管功放前后级分体式SA-32/SP-332,1997年推出合并式甲类功放SV-231,前后级分体功放SA-11/SP-61反应不俗。


也许是声雅的“胆石混合”成功形象太深入人心,发烧友心目中总觉得的甲类合并功放SV-231虽然有胆味,但音色上仍不及“胆石混合”设计。何焯坚深入研究后,把SV-231改成全平衡式架构,不单音色进步了,音场规模的还原比“胆石混合”式功放还更胜一筹。原来全平衡式电路有一特点,就是对共模信号噪声有自动抑制作用,使得音乐的背景变纯净,许多细小动态的音乐细节都能一一还原重现。又因全平衡式功放是由两个单端功放桥接而成,输出功率增大了一倍,自然就对大动态音乐应付自如,声雅在1999年推出了它的第一个全平衡式甲类单声道功放SA-91/SP-991,至此,声雅音响形成两个独特的产品系列,一个是”胆石混合“式的平价功放,另一个是贵价的“全平衡大功率”功放。


1995年来自德国温泉小镇巴登巴登的音响经销商找到声雅,要求经销声雅产品。他们将声雅的胆石机拿回德国进行长达一年的检测和试听,终于认可胆石机的品质和独一无二的个性化设计,何焯坚也真正领略到德国式的认真严谨精神。德国经销商以Vincent品牌在欧洲销售声雅产品。这位德国经销商在大学当过教授,他带上声雅的胆石机,开着小车用一年的时间跑遍欧洲的大中小城市去推销。对欧洲音响发烧友而言,从外观、工艺、音色,都要符合他们的审美标准才能被接受。要将一台创新的胆石混血功放很好推广,要有一个漫长的过程。经过长时间的精耕细作,Vincent品牌终于有了爆发性的销量。亚洲金融风暴期间其他音响厂家都一筹莫展,而声雅厂却因有稳定的海外市场而蒸蒸日上,如今,海外市场销量已占声雅的产品总销量70%。2001年和德国权威音响杂志《STEREOPLAY》举行音响产品评比,SV-233合并功放勇夺银奖,击败了所有同价位的日本制的功放,Vincent物美价廉的形象于焉确立。


走自己的道路

何焯坚的夫人张女士多年协助声雅稳健经营,她很感慨地说,与德国经销商二十年的合作,对声雅有非常关键性的影响,他们学会了如何保留自己的特色风格,不盲目随波逐流,不与流行亦步亦趋。声雅二十年前的产品型号,中国市场都已经淘汰不卖了,德国公司还在下单,而且要求不能更改一粒螺丝,一条电线,一个旋钮,要保持原始版本的音色,欧洲人钟爱经典版,喜欢怀旧。这样的态度,让声雅音响的产品不论外观如何变换,声音一直延续浓郁优雅的风格,从试音房中使用多年的B&W 801音箱我们也看出了端倪,何焯坚对声音品质的要求始终如一。金融风暴后有人力劝他迎难而上,将倒闭的音响企业低价吞并,做成音响龙头企业。何先生考虑后打消了这个念头。他认为盲目扩张规模会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他的目标是做精品,品质与口碑才是自己追求的目标。何焯坚做事从来不急不燥,他要的是稳定的团队、稳定的品质、稳定的市场,稳中求胜。严谨、执着、专业、从容,成就了他的事业,成就了一个原生本土的国际品牌。




当然稳定并非保守,声雅这几年来悄悄地进行了产品多样化发展。譬如应对国内的家庭影院定制安装市场,他们结合2003年成立的锐榜Respond音箱,搭配声雅的多声道后级进行销售,目前声雅也积极投入环绕声音响的研发工作。又为了增强数字领域的能力,声雅结合珠海原创电子Originl,推出新一代符合年轻人需求的数码音响,原创创办人杜粤所设计的CD机在国内曾是首屈一指的产品。另外声雅与德国经销商合作,以德国品牌McGee设计了一系列小型桌上Hi-Fi系统,包含有USB、蓝牙等接口,功放仍是胆石混血设计,连音箱一套才售价几千元,目标消费群是年轻的发烧友。何焯坚说他们做这些产品并非心血来潮,McGee的设计研发时间长达二年,经过许多声音改善与功能验证才推出上市,德国经销商准备在欧洲透过电商销售。


在25周年之际,声雅先是推出平价的纪念型号CD25 CD机与A25胆石混血功放,预计年底还会有一个重量级的分体式前后级纪念型号推出,从造型上就会带来惊喜。何焯坚的女儿从美国柏克莱大学毕业后,现在返乡协助声雅进行国外销售业务,而负责市场部的张旭华陪伴公司二十多年的成长,老中青结合构成声雅一股凝聚团结的力量。看到其他企业的衰落经验,再回顾声雅的稳步成长历程,或许我们会发现,成功的秘诀就在其中。


更多品牌信息,欢迎直接扫码进入声雅官微和用户交流群



下一主题12.18【声正器雅】音乐分享会 上一主题:【5.27广州卡威尔影音展】声雅展房精彩回顾